關於部落格
  • 85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北京曾經是大糧倉

北京曾經是大糧倉 (2008-06-26 00:11:29)
 《京城大糧倉

 

人常說,民以食為天。可您也許有所不知,歷史上的北京曾為解決糧食問題,而大費了上百年的周折呢……

 

今天要講的故事發生在700多年前。當時的北京還被稱作燕京。這座城市在1267年,迎來了它新的統治者,他就是歷史上鼎鼎有名的皇帝,元世祖忽必烈。這個從小在馬背上長大的皇帝,離開了他熟悉的遼闊草原,選擇來到北京建都。但是很快,一件關系到國家前途命運的大事,成了忽必烈的心頭病。

元王朝為了適應統治版圖遼闊的多民族國家的需要,決定將政治中心從原來的上都開平(今內蒙古正藍旗東)南移到燕京(即金中都,中心在今北京廣安門附近)來。但是,它又不是簡單地原地繼承金中都的城池,而是在金中都的東北郊,以今什价海一帶為中心建起了一座新城,即後來的元大都。這次將中心城址的遷移,是北京城市發展史上的一件大事, 那麼,定都北京之後,皇帝心里仍有一件著急的事?是什麼事呢?我們從今天北京城的一處古跡,可以推算出個大概。我們先去那里看看……

如今的二環路內,早已是寸土寸金的地方。可就是在東四十條橋附近,林立的高檔寫字樓中間,卻掩藏著一片古朴的灰磚房。院內是各色時尚的餐廳,酒樓,然而盡管如此,從這一間間灰磚房內,卻依舊可以感覺出那麼點兒歷史的味道。這里究竟是哪兒?院門口皇家糧倉幾個大字道出了這片灰磚房的身世。這里就是目前全國僅有,北京現存規模最大,保存最好的皇家太倉〞〞南新倉。在元朝時,這里叫做北太倉。所謂“太倉”就是皇家糧倉的另一種說法。“太”是大,至高無上的意思。從糧倉的規模,可以看出在元朝時,就已經有大批的糧食儲存在這里。那為什麼這里會出現這麼大的糧倉呢?

讓元世祖忽必烈發愁的正是京城糧食供應這件事。北京城自元朝時上升為全國的首都,其人口規模和城市建設的發展是空前的。這就需要大量的物質供給和消費,而本地的農業生產無法滿足,必須依靠南方主要產糧區的大量輸送。所以,南糧北運是大都城的經濟命脈。據記載,當時每年需要輸運的僅糧食一項就達三、四百萬石。這麼龐大的運輸量,在當時的交通條件下是一個巨大的難題。除了車拉肩扛牲畜馱之外,最省力而有效的辦法就是水運了。元朝每年需要從江南運送到大都的糧食量很大,僅靠南北大運河的內河漕運還是不夠的,更何況運河漕渠經常會遇到淤塞、水淺或被毀壞等情況。因此,還需要開闢海路運輸作為補充。

于是,勇于創新的元朝人,提出了更大膽的運糧方法,那就是走海路,運糧食。這個想法很不錯,但是能成功嗎?

元朝是馬背上的民族。不習水性的元朝人,剛開始嘗試走海路運糧的時候,由于沒有海上航行的經驗,一直不敢走深海,而是靠著岸邊,在較淺的海域,摸索著航行。曾經有滿載糧食的大海船,從杭州出發,一路向北進發。可誰也沒想到,這卻在海上足足走了一年的時間,才輾轉到達了天津。出發時一船的新稻米,此時早已成了陳年舊米。正當皇帝為海運的效率而發愁的時候,兩個海盜的身影,卻走進了人們的視野。而恰恰是這兩個海盜,翻開了元朝海運歷史的新篇章……

 

至元十九年(1282),大臣伯顏想起,六年前攻下南宋都城臨安(今杭州)時,曾利用海盜,幫忙把一批南宋宮室的寶藏、典籍等從海上運到大都一事,受到啟發:何不利用海運呢?為此他特意找來了當年幫他忙的那兩個海盜。那麼,這兩個海盜究竟是誰呢

 

這兩個海盜一個叫朱清,一個叫張瑄。兩人曾結伙在東南沿海一代當海盜。二人歸順元朝廷之後,憑著他們常年海上航行的經驗,很快開闢了一條新的海運路線。由他倆押運的糧船,選擇走深海區域。自長江口的劉家港(今江蘇太倉瀏河鎮)出海,繞山東半島東端入渤海,最終,到達了天津。而這一次,由于洋流和順風的影響,由南到北的航程,僅用了半個多月的功夫,大大加快了南糧北運的運輸速度。朱清、張瑄這兩人也因此摘掉了海盜的帽子,從此平步青云,成了富甲一方的官商。然而,糧食雖然從南方運抵了天津,可是,有一個問題接踵而來,到達天津的糧食,又是怎樣運往北京的呢?

 

天津到北京,今天看來並不遙遠,坐火車一個多小時也就到了。可是,在元代,這點路也是一個大難題。好在那時的京津之間水網密布,隋煬帝以來鑿通的北運河依然有著較好的通航基礎。因此,從天津到北京的糧食轉運,依然選擇了水路。從天津(當時稱直沽)的海河,沿白河向北,再轉至通州。以前,從通州到北京城里沒有合適的天然水道可以利用,運到通州的糧食不得不卸船入倉,再拆包分裝靠人推馬拉這樣地陸運。任務十分艱巨!于是,開通一條通州到北京的水路成為了迫切需要。那麼,誰能幫助元朝皇帝解決這個問題呢?這就要提到的一位神秘的人物了。他,就是郭守敬,元代傑出的科學家。他建議在北京至通縣開挖一條與大運河相連的新運河,那麼這個設想是怎樣實現的呢?

 

郭守敬,就是通惠河的開創者。至元二十八年春,他根據北京地勢西北高東南低的特點,引現在昌平縣南面的白浮泉的水向西導入昆明湖,再向東南引進城里的海子,也就是現在的什价海。繼續向東南直達通州,最後匯入大運河。在這段運河中,郭守敬特別設置了24處閘門來調節水量,使南方的運糧船可以從通州逆流而上,直達北京城內的海子。一時間,海子兩岸成了商賈云集的鬧市區。南方的香料,北方的皮貨,在這里交易販賣。今天,我們仍可以在酒吧林立的什价海附近,找到像煙袋斜街,白米斜街這樣保留著當時貿易遺跡的古老街巷。這一條條安靜的小胡同,有誰能想象,這些地方曾經一番是車水馬龍,幡旗招展的熱鬧景象呢!

通惠河的開通,使大都的物質供應大大豐富起來,這不僅帶來了海子周圍也就是今什价海沿岸商業的繁榮,也使其附近的倉場得以陸續建立,京城的倉儲業發展了起來。上世紀50年代,雍和宮西側出土了元代的一塊碑。碑記:至正十五年京師有54倉,儲糧達百萬石。可見當時南糧北運的盛況。如今的“皇家糧倉”所在地〞〞南新倉的前身,就是始建于元朝的北太倉。到了明清時期,這一片倉儲基地進一步擴大,逐漸在東直門至朝陽門內形成了頗具規模的倉庫群,比如海運倉、北新倉、祿米倉等等。據史記載:南新倉在清朝初期有廒46座,到隆年間,已經有廒66座,規模之大,在當時為京城之最。那麼,作為皇家的倉庫重地,它與普通的倉庫到底有什麼不同呢?

 

在古代,糧倉的建筑非常講究。從今天皇家糧倉的舊址,我們依稀能看到當年的影子。由于是京師儲糧重地,在外觀上,南新倉與城牆一樣按軍事標准建造,全部用大城磚砌成,保證其堅固耐用的同時也起到防水淹的作用。倉房也用磚砌,圍牆厚達 1.31.5,建造如此之厚的牆體,可以使糧倉內部保持相對的恆溫。為了防潮,每座倉廒的地基都是三合土夯筑的,然後均勻鋪灑一層白灰,再用磚鋪作地面,上加楞木,鋪滿松板。為了保持糧倉內良好的通風效果,帶走濕氣,每座倉廒頂部都安裝了氣樓、閘板,這樣濕熱的氣流逐漸向上,順著氣樓,閘板散發了出去。那麼,古人為什麼會選擇東直門到朝陽門以西這一片地區,建倉儲糧呢?這片皇家糧倉的風水寶地,究竟還藏著什麼秘密呢?

 

為什麼京城的糧倉多聚集在今天的東直門到朝陽門內一帶呢?關鍵在于它與漕運河道及碼頭的相對距離。一般來說,為了方便搬運和安置貨物,倉庫都是離碼頭越近越好,但又要考慮到安全、通風等因素,所以選擇地勢高敞、開闊又相對離河道遠一點的地方。為什麼又要離河道相對遠一點?這主要是出于防水災和防潮濕的目的。元、明、清時期,有很多倉庫都建立在今東城區東直門至朝陽門內區域,正是這幾種因素綜合考慮的結果。元朝時以海子(今什价海所在)為漕運碼頭,通惠河從萬寧橋下往東南行,因此大多數倉庫都建在其東岸附近。當年的海子顯然比今日的什价海要廣闊得多,今地安門商場地下,曾發現元代海子的石護岸遺址,那麼,現在的東直門內西南部其實就是當年海子及通惠河東岸再稍往東的區域。明、清兩朝,運河不通城里,漕船到京最近只能停在朝陽門外或東直門外,從距離上看,在上述地區設立倉場也還是非常適宜的。不過說到糧倉位置的選擇,很多人都會有個疑問:難道北京也會發生水災嗎?

 

歷史上的北京,也曾經發生過多次水災。據《清實錄》記載,康熙七年,農歷七月初十,因連日的大雨,導致永定河泛濫,波濤洶湧的河水漫過了盧溝橋,沖開了盧溝橋大堤,直入前門、沖向崇文、宣武等南部城區。宣武門水深五尺,雷鳴峽瀉。有賣菜的人,挑擔從門下經過,人擔俱被水沖走。連故宮的午門都被洪水浸崩了一角。當我們回想起這段歷史,不禁會問:為什麼在歷史上在北京城區也會發生水災呢?

像這種在北京城區內的水災景象歷史上也並不罕見。為什麼會頻發水災?這主要與北京整體水環境的改變有關。明清以來,隨著京城規模的擴大,上游流域的過度開發,周邊地區植被砍伐、水土流失日益加劇,造成永定河、通惠河等所有河流水源減少、含沙量加大,旱季河道容易淤塞、干涸;汛期又容易泛濫決堤,給漕運帶來了很多不利影響。那麼,皇帝有時怎樣解決水患的問題呢?

 

看過電視劇《康熙王朝》的觀眾,可能對這樣一個橋段有著很深的印象。尚未親政的康熙皇帝,在十幾歲時就曾把三藩,河務,漕運當作三件關系國家命運的大事,寫在宮柱之上。可見,康熙對運河水利的重視。據文獻記載,康熙三十五年,疏浚通惠河,河道疏浚以後,通惠河水量充足,航運能力大增。當年,康熙皇帝甚至詔許民船往來于通惠河上。康熙皇帝巡視通惠河時賦詩云:"四千檣爭溯白蘋風,飛挽東南澤國通。已見靈長資水德,也應辛苦念田功。" 為什麼清朝時清理河道會成為國家頭等大事呢?

 

由于明清以來北京地區水環境出現諸多不利因素,周而復始的疏浚運河河道就成為明清朝廷的重要事務。清代,通惠河最為興盛的時期是在康熙、隆二朝。為了使糧食自東便門外,水運至東直門、朝陽門一帶京師糧倉,康熙皇帝曾親自主持護理、修浚護城河。並大力整理西山水系以擴大上游水源,整治沿河各個閘壩等等,漕船也是在東便門、朝陽門以及東直門一帶卸貨上岸,入南新倉、海運倉、祿米倉等倉庫。由于,朝陽門是北京城糧食進城的主要通道,因此,在朝陽門舊城門上曾刻有稻穗的標志,被稱為糧門。

如今的南新倉,已不再是古時候的倉庫,而成為了現代人休閒娛樂的場所。今天,我們漫步在糧倉厚厚的磚牆下,流連于大磨槃的左右,站在那道古老的門檻兒外,耳邊依稀傳來曼妙的昆曲。我們不禁懷想,當年杜麗娘的吳儂軟語,是否就隨著那浩浩湯湯運糧的船隊,從那遙遠的南方,行過九曲十八彎的河道,悄悄飄進北京城了呢?

 

南新倉歷經元明清三個朝代,是研究北京都城史,漕運史和倉儲史的珍貴文物。如今,南新倉這一古老的建筑遺產已經成為歷史古都、文化北京的城市標簽和精神象徵之一。您有時間,不妨到南門倉,體會一下這京城百年大糧倉的獨特古韻吧。

 

以上節目在北京電視台btv-3《魅力科學》節目中播出

播出時間 6月26日    12:45    21:35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